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
想象怒江花谷(丰茂军)
发布时间:2018-07-25     责任编辑:符晓

  那时,天是蓝的,水碧蓝如玉,大怒江四季飘满花香。

  那时,月光如水,我们坐拥云南最清澈的月色,倾听一江春水朝南远去。

  那时,山顶上的云朵,像阿妈的棉袄,干净而温暖。

  那时,我在怒江以北,盖一间木屋,静候你从山那边的那边归来。

  那时,在怒江花谷,我们耕田得食,种麻织衣与怒江山水一起静静老去。

 

  花 语

  美好的,总有一些,事物是美好的,比如花语,比如我们的世代生息的怒江花谷。

  亲,总有一些情缘是美好的,比如春天,比如我们的月光下的情誓。

   美好的,总有一些思念是美好的,比如一点而通的灵犀和心底久久难忘的爱恋。

  美好的,总有一些事物是美好的。

 

  如 花

  从傈僳古歌说起,花开时节,傈僳阿娜在吟诵者的舌尖上绽放成大怒江温柔的涟漪。

  如花,傈僳阿娜,我梦见春天的山谷里火红的麦腊花,隐伏在高黎贡山腹地。

  作为浪迹四方的歌者,此生若有情缘,我将以崖为书,以阳光为心灵的音符,只为你如花的阿娜歌吟。

  

    草木鱼虫

  在普拉河源头,我曾为一棵突兀孤立在原野上的树木写过诗。

  因为那树,数百年来在漫漫年轮间执拗地遵循着天地的规律。

  我曾在怒江边,放生过在市场鱼池中等待着屠刀的一群鱼。

  我敬畏草木,哪怕是路边的一株无名小草和向阳坡地上的一根玉米杆,草木鱼虫无声。

    那大地上的族群卑微却坚韧,从生至死,默默地传颂着天地自古的法则。

  

    草果花开

  认领一种植物,然后将草果苗植满村庄背后的山林。

  护养一种植物,在夏天挥镰锄草。

  草果黄黄的花朵星星点点,抚摸一种植物,在金秋十月,果实如红色的玛瑙,粒粒实诚。

   冬天,草果静卧,在山林间等待春天浓浓的绽放。

  (丰茂军)

Copyright 2010-2018 版权所有: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、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: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